十三個口罩
2021-02-24

農歷新年已然到來,但新冠疫情的陰霾仍未散去。回望很不尋常的2020年,很多人和事都讓我難以忘懷,譬如在疫情之初,我收到了十三個彌足珍貴的口罩。

去年新年伊始,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如幽靈一般,悄無聲息的在短短1個月左右迅速侵襲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20多個國家,導致數萬人被感染,逾千人因此喪命,感染和死亡人數仍在持續增長,疫情防控十分嚴峻和危急。我國在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指揮下,全國各族人民同“惡魔”作著卓有成效的斗爭,醫學專家號召全民佩戴口罩。

口罩,曾經毫不起眼的個人防護用品,一下子成了全國乃至全世界的急需緊俏商品,國內各大小藥房、商店庫存的口罩在極短時間內被搶購一空,口罩供需瞬間嚴重失衡,“有沒有口罩賣?”頓時成了人們去藥店問得最多的問題。問多了,店家干脆在店門口紛紛掛上“無口罩”的字樣。醫院也前所未有的實行限量供應口罩,醫務人員每天只能領2個,并登記簽字。值班人員每天交接班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交接口罩,仔細清點各科剩余口罩的個數,查看實際數量與登記的是否一致。口罩儼然成了人人都想擁有的“奢侈品”兼“必需品”。

一天晌午,友人Z發來了一條短信:“地址給我,我寄點3M的N95給你”。我蒙了,這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但彼此各在一方奔波,久未聯系和往來。是信息發錯了吧?我第一感覺是如此,馬上回復了一個“?”。對方語音答復:“……你在醫院內科上班,很可能會遇到一些新冠疑似病人,比較危險,我想送點高價買來的口罩給你,一方面你自己用得著,另一方面家里人也可以用……”

能在此特殊時期,主動送口罩給別人的人,一定是心中有大愛、有大義的。但醫生家怎么會缺口罩呢?我婉言謝絕了對方的盛情好意,請她自己留著或送給更需要口罩的其他人,告知疫情可能還要持續較長時間呢。

過了幾日,疫情仍在全國不斷蔓延,尤其湖北武漢成了“重災區”,確診及疑似病人眾多,醫護人員奇缺,厄需緊急支援。全國醫療戰線的廣大同仁不懼被感染的風險,紛紛請纓,要求到湖北去,到武漢去阻擊疫情,用生命詮釋救死扶傷的神圣職責和光榮使命。我身為在共產黨的關懷下成長起來的、有豐富臨床工作多年的醫務人員,豈能袖手旁觀,全院第一個主動向組織遞交了決心馳援武漢的請戰書。很快,我的請求得到了上級批準,被調派到某醫院專科收治病房,直面新冠風險。當晚,我久久不能入眠,凌晨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醫生背影的網絡圖片,取名“出征”,以示紀念。

第二天,我又收到Z發來的短信,詢問我是要去支援嗎?去哪里?需要口罩嗎?我坦言,我在單位上班時,自己省著點用,還能幫襯家里;當我外出支援后,歸期尚不確定,家里老老小小就缺口罩用了,特別是有兩個小孩,口罩在外面想買也買不到。Z爽快的說:“我給你快遞一些吧!”我知道現在口罩價格奇高,對方也是花高價買的,能屯點貨很不容易,希望把錢轉給Z,Z再三強調“不要錢,送你的。”又過了兩日,順豐快遞通知家里人收貨:十三個口罩,其中十個正規醫用防護口罩,三個N95。

時間快過去一年了,一想到這些充滿著真摯情誼的口罩,我就有種雪中送炭的感覺,心中無限感慨。我知道,我內心深處還收到了除口罩之外的那份善良,我會傳遞下去。

[現有3070人訪問]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