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工黨沙坪壩區委姜軍委 風華國韻話旗袍
2021-12-07

由于上班時間無暇追看心儀的電視劇,一天中午回家偶爾邊吃飯便打開電視劇頻道,一個最令我心動的劇名——《旗袍》掠過眼簾,斷斷續續看了一集不無遺憾地又匆匆上班了。邊走邊冒出一個彌補缺憾的好辦法:對,到圖書館找劇本來看。
  
  該劇改編自中共地下黨員的真實故事,通過中共地下組織在逆境中的奮戰過程、情報戰中的斗智斗勇,講述了紅色女諜關萍露的傳奇人生。這是一段民國年間美麗女子的美麗人生,因為她的傳奇與壯美,更顯瑰麗。關萍露代號“旗袍”,在上海淪陷的歲月里,孤身奮戰在汪偽特務機關和日本特務機關梅機關,為新四軍籌措藥品,刺探軍情,并且深得兩個特務機關首領的信任。她必須面對特務們一次次試探、考驗,必須面對潰敗的愛情,必須隨時作好犧牲準備,必須放棄自己的藝術追求與理想。她的美貌令人垂涎,才藝俱佳讓她成為滬上明星,成為《良友》畫報的封面女郎,成為狂蜂浪蝶的追逐對象。但是深藏心底的民族大義、家國夢想,又讓她成為戰時紅顏,憑著寧為玉碎之心,秘密成為地下黨員,游走于兩個魔窟中,經受著生死煎熬。從一名年輕的女藝術家,成長為屢建奇功的女諜報人員。她的短暫人生,憑著機智與沉著,上演了抗戰時期諜報戰中令世人驚嘆動容的華麗之舞。
  
  都說女人愛美服,論及服飾,我最愛旗袍,于是便有了因劇名而讀《旗袍》的這段機緣,關萍露的革命氣節令我動容、肅然起敬。
  
  合上書,眼前疊加浮現出民國時期的風華絕代,她們身著一襲旗袍卻擔當起時代的使命,成為民國時代的鏗鏘玫瑰。
  
  旗袍,端莊典雅,盡展東方女性婀娜含蓄之美。說起它的身世源頭猶如國風般悠久,可謂源遠流長,可追溯到先秦兩漢時代的深衣。它經過中國服飾的幾千年演變,成熟并風靡于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上個世紀早期在西方文化的影響下,中國婦女開始領悟到“曲線美”,對旗袍不斷改進,推陳出新,力求把自己優美的身材曲線表現出來。但這并非一帆風順,于是中西文化沖突的“拉鋸戰”便被縫在旗袍上。終于在民國20年代之后成為女子最普遍的服裝,并于1929年被中華民國政府確定為國家禮服之一。
  
  所以你會看到看到宋慶齡身著旗袍追隨孫中山而上下求索;宋美齡身著旗袍,伴著委員長出入南京政府官邸和陪都,代表中國政府出入在風云國際的臺前幕后;看到五四青年女子身著旗袍而出入學堂、投身革命;看到周旋、蝴蝶、王丹鳳、白楊等一大批璀璨奪目的影后歌星,身著旗袍活躍在鏡頭膠片上,留下她們最光彩奪目的芳華;看到數不清的名媛佳麗身著旗袍出入府邸和留聲機婉轉的舞池中;看到才女林徽因身著月白色旗袍而稚嫩聰慧地站在留英的客輪上;看到趙四小姐身著旗袍忠貞不渝地陪著漢卿出生入死;看到張露萍、江姐等無數革命者身著旗袍在白色恐怖下從容地與敵人斗智斗勇直至慷慨就義;看到張愛玲身著旗袍孤獨纖弱地邊走邊構思著《傾國傾城》。只因旗袍既充分彰顯著女性的曲線美,又極其含蓄地昭示著獨立與自尊。它微凸的胸部曲線含蓄地彰顯著東方女性的魅力,不像西方晚禮服那樣開口極低,酥胸毫無遮攔地袒露無遺。它的大膽開叉,又便于疾走或速奔,所以革命者身著旗袍像花木蘭、穆桂英一樣馳騁沙場,槍林彈雨中而呼啦啦干練利落。不像西方晚禮服那樣曳地唯美而無用無為。
  
  就這樣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十全十美,也同其它美好事物一樣在劫難逃,也遭受過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境遇和磨難。50年代后,被視為“封建社會”的同義語,它的厄運降臨,尤其文革中被視為“封建糟粕”、“資產階級情調”而遭受批判。直至80年代之后,隨著傳統文化在內地重新重視,以及影視文化、時裝表演、選美選秀等影響,旗袍才得以重見天日,在大陸地區復興,進而遍及世界各個時尚之地,幾番蛻變至如今,成為中國和世界華人女性的國服,成為獨特的中國風和一枚中國符號。1984年,旗袍被國務院指定為女性外交人員禮服。時隔半個多世紀又恢復了它自身芳華的名分。從1990年北京亞運會起,歷次大陸舉行的奧運會、亞運會以及國際會議、博覽會,多選擇旗袍作為禮儀服裝。2011年5月23日,旗袍手工制作工藝成為國務院批準公布第三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2014年11月,在北京舉行的第22屆APEC會議上,中國政府選擇旗袍作為與會各國領導夫人的服裝。彭麗媛身著旗袍、率先垂范,以她端莊的儀表和風采向世人展示旗袍的魅力。我想,當她身著旗袍陪同習近平出席在公眾視線和媒體前,大家一定和我一樣眼球被她的舉手投足所吸引,而顧不上欣賞那位西裝革履的“龍顏”。政治有時在美麗面前就這樣剎那無語。
  
  旗袍追隨著時代,承載著文明,以其流動的旋律、瀟灑的畫意與濃郁的詩情,表現出中華女性賢淑、典雅、溫柔、清麗的性情與氣質。當我們偶爾看見外國女子身著旗袍時,我們無不驚嘆中西合璧我們文化自信的魅力。旗袍連接起過去和未來,連接起生活與藝術,承載著風華國韻,將中國端莊之美灑滿世界。
  
  然而,并不是每一位女子都適合穿旗袍,也并不是每個女人都喜歡穿旗袍。不胖不瘦、溫婉、知性、典雅、內外兼修、秀外慧中的女子才是旗袍的絕配。那款款的步子,那善解人意的賢淑、那秀外慧中的優雅、那詩書蘊藉的芳華,才把這款國粹熨帖出活色生香的瑰麗風采。反之,粗聲大氣、潑婦悍婦、陰險刁蠻、恣睢放縱、胸無點墨,只有選擇那些慫恿你舒適休閑、無拘無束、不修不檢,與欲望成正比的寬、大、松的實惠與實用。
  
  旗袍之于女人,猶如蘿卜白菜,各有所愛。不必勉強,審美趣味不同,審美取向各異,她的美輪美奐,只屬于適合她的蘭心慧質。

[現有1113人訪問]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