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抗戰勝利60周年紀念章的重慶市農工黨員事跡簡介
2007-07-28
點擊查看全圖


劉宗寬(1905-1992),男,字志弘,陜西省蒲城縣人,漢族,文化程度大學。1905年7月4日,出生在陜西省蒲城縣陳莊村的一個農民家庭。1924年7月,從陜西省立第二師范學校畢業后,投筆從戎,到陜西耀縣投奔擔任陜北國民軍前敵總指揮的楊虎城部。入伍不久,楊虎城選送了一批年輕軍官到廣州報考孫中山主辦的黃埔軍校。劉宗寬等人于1925年初到達廣州,參加了黃埔軍校上百名考生入學補考,名列榜首。經過入伍訓練后,正式成為黃埔軍校第三期學生。1925年4月,劉宗寬與同期學員集體加入了中國國民黨。
1926年1月,劉宗寬從黃埔軍校第三期畢業后,于1926年4月返回陜西,向時任國民革命軍第三軍第三師師長的楊虎城部報到,擔任楊虎城的侍從副官。1927年2月,劉宗寬到國民革命軍第十二路軍第三師司令部任中校副官長兼教導營營長。1929年1月,就任第二集團軍暫編二十一師(楊虎城為師長)第三旅第九團團長。1929年9月,楊虎城部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十四師。1930年3月,又改為陸軍十七師,劉宗寬任該師五十一旅補充第三團團長。1931年4月,改任五十一旅102團團長,駐防漢中。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爆發,民族危機深重。抱有強烈愛國之心的劉宗寬翻印了大量的《田中奏折》分送各方人士,同時還在團部油印出版的《前鋒報》上寫文章,痛斥不抵抗主義,主張收復東北,劉宗寬的活動受到了楊虎城的贊許。1932年9月,劉宗寬被調到甘肅,任陸軍三十八軍司令部副官長,駐防平涼、天水。1933年初,他又被調到陜南漢中。1934年4月,調任十七師少將參謀長,后改任十七師五十一旅少將副旅長。
1934年7月,劉宗寬受楊虎城保送進入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二期學習。臨行前,楊虎城鄭重地交給劉宗寬三項任務:第一,先到南昌謁見蔣介石,報告部隊情況;第二,到南京后多與各方聯系,注意延攬人才;第三,特別注意國民黨中央的對日動向,隨時向他報告。劉宗寬謁見蔣介石的任務完成得比較順利。到陸軍大學后,劉宗寬學習很刻苦,成績優異,特別班的高材生。同時聯絡工作進行得比較順利。遵照楊虎城的吩咐,劉宗寬隨時向楊報告國民黨中央對日本方面的動向。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對蔣介石舉行兵諫,要求停止內戰,聯共抗日。當天晚上,劉宗寬和幾位東北軍的同學就被作為人質而遭到關押,直到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劉宗寬等才得以釋放。1937年6月,楊虎城被迫離職出國,劉宗寬聞訊特別到上海送行。楊虎城吩咐劉宗寬,畢業后一定要回西北去,協助孫蔚如保存好部隊,準備抗日。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中國進入全面抗戰。8月,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二期學員畢業,劉宗寬成績名列第一,人稱“武狀元”。蔣介石簽發委任狀,劉宗寬被任命為軍事委員會少將高級參謀,同時訓令他駐湯恩伯部隊任聯絡官。劉宗寬不忘楊虎城的囑托,毅然決然地拒絕受命,匆匆地離開南京,回到第三十八軍。
三十八軍軍長兼陜西省政府主席孫蔚如見劉宗寬回來,非常高興,安排劉宗寬擔任三十八軍少將高級參謀、陜西省軍管區參謀長。1937年冬,他又被任命兼中央軍校西北軍官訓練班教導處長。1938年秋,孫蔚如率部東渡黃河,開往抗日前線,蔣鼎文接任陜西省主席。孫蔚如面請蔣介石把所部三個警備旅改為兩個師,并保薦劉宗寬等人擔任師長,蔣介石當面答應了,但因何應欽詭稱沒有番號而被擱置下來。孫蔚如安排劉宗寬暫留軍管區,允諾等前方穩定下來,再調劉宗寬到抗戰前線。1939年秋,孫蔚如電調劉宗寬去晉南接任師長,但因蔣鼎文堅決不放,劉宗寬赴抗戰前線的愿望終究落空。
劉宗寬兼任中央軍校西北軍官訓練班教導處長不久,第二十四集團軍總司令胡宗南到西安,兼任中央第七軍校主任,他把軍官訓練班并入七分校,劉宗寬擔任中央軍校第七分校第十五總隊長。劉宗寬為培養抗日急需的軍事干部,認真負責,盡心盡力,孜孜不倦地從事軍事教學工作,獲得了學員們的衷心愛戴。
1940年5月,劉宗寬任陸軍暫編十五師師長,他立即走馬上任,帶隊伍上前線。但此行卻使劉宗寬遭受厄運,胡宗南不斷吞并非蔣嫡系的西北部隊,劉宗寬的部隊原為鄧寶珊將軍的舊部,被胡宗南改編后,已安排一些親信當團長、營長,胡想利用劉宗寬改造這支隊伍,擴充自己的實力。劉宗寬在其位謀其政,按照正規軍隊的要求特別是抗日的精神整訓軍隊,并在人事上進行調整,撤掉了不聽指揮的胡宗南的親信,因此得罪了胡宗南。1941年劉宗寬部在駐防黃河西岸時,扣押了胡宗南派來一個走私販毒的團長,更為胡宗南所忌恨。10月間,胡宗南電召劉宗寬到西安,即被胡誣陷羅織罪名,還說劉宗寬是楊虎城的外甥,以激起蔣介石的仇恨,因此,遭關押并送重慶軍法執行總監部審判,被蔣介石批令槍決。后由馮玉祥將軍出面營救,方免于難,仍被判刑13年。1943年底,劉宗寬一案宣判。在監獄苦熬了一年的劉宗寬由郭寄嶠、鹿鐘麟擔保,于1943年12月以保外就醫名義出獄。由在陸軍大學任教的章培出面斡旋,劉宗寬出獄后即由陸大以調服勞役的名義,安排做教官工作,兼任陸軍大學將官班乙級副主任,過了一段時間后,由陸大報請免除余刑。
劉宗寬被關在監獄時,夫人崔東亞從西安來到重慶營救他。她住在韓兆鶚家,并且加入了第三黨。劉宗寬對他所景仰的當年黃埔軍校教育長鄧演達創建的第三黨也格外有感情。出獄不久,劉宗寬由韓兆鶚、郭則沉介紹參加了第三黨(中華民族解放行動委員會,農工民主黨前身)。第三黨主要領導人章伯鈞對劉宗寬寄予了厚望,把他作為第三黨準備的軍事人才。為保護劉宗寬的安全,避免過早暴露目標,有意不讓劉宗寬參加民盟等社會活動。劉宗寬加入第三黨后主要從事一些內部的工作。
點擊查看全圖

1944年底,第三黨派劉宗寬、楊子恒訪問國民黨軍事家楊杰,聽取楊對國共軍事問題的看法。1945年初,周恩來、葉劍英等中共領導人在重慶曾家巖50號周公館會見第三黨負責人章伯鈞、韓兆鶚、郭則沉等,劉宗寬也應邀參加了會談。1945年2月,第三黨在重慶創辦了《中華論壇》雜志,章伯鈞特別囑咐劉宗寬為創刊號題寫刊名。1945年重慶談判期間,為了回報周恩來的邀請,加強與共產黨的聯系,章伯鈞特意安排楊子恒、李如蒼、劉宗寬代表第三黨宴請八路軍參謀長葉劍英等人。八路軍駐渝辦事處的王炳南同劉宗寬也常有交往,并給劉宗寬以許多幫助。
點擊查看全圖

劉宗寬原本投奔解放區,然而歷史卻為他做了另外的安排。1946年6月,重慶行營主任張群委托陸軍大學教育長徐培根特色一位主管軍事的幕僚,徐推薦劉宗寬出任參謀處長。劉宗寬向第三黨負責人郭則沉請示,郭則沉即與中共負責人吳玉章聯系,中共與第三黨認為可利用這個機會打入行營內部,替革命作些事情。劉宗寬欣然服從組織決定,潛入國民黨陣營長期埋伏。歷任重慶行營參謀處長、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少將參謀處長、中將副參謀長、代理參謀長等職。解放前夕,多次向解放軍二野部隊提供重要軍事情報,為解放大西南作出了重要貢獻。建國后,先后擔任西南軍區高級參議、西南人民監察委員會委員、川東行署委員、南京軍事學院合同戰術教授會副主任。1956年轉業地方工作,歷任成都、重慶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會長、四川省黃埔軍校同學會顧問,農工民主黨中央聯絡委員會副主任、中央咨監委員會常委、四川省委和重慶市委副主委、顧問,第五至七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三、四屆四川省政協委員,第二至五屆重慶市政協常委。1980年3月至1988年5月,任重慶市第六至八屆政協副主席。1992年7月在重慶逝世。根據生前多次要求,1993年被追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撰稿人:農工黨重慶市委 楊力)
[現有16607人訪問]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