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農工人,一顆愛黨心
2012-11-28


我的老爺爺莊明遠,在我記憶里是非常模糊的,小時候家里甚至沒有一張他的照片,外公生前也很少提及他的故事,所以老爺爺的形象對我來說一直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直到外公過世,在整理外公遺物中,我看到有一篇記載老爺爺莊明遠的生平事跡,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再后來通過查閱一些資料,我才知道莊明遠是為中國農工黨建立以及中國革命作出過突出貢獻的先輩之一,我腦海中老爺爺的革命歷程也漸漸清晰起來:

我的老爺爺莊明遠1901年,出生在山東莒南縣大店村。1926年6月赴廣州參加國民革命軍,任國民革命軍第三方面軍總指揮部、政治部秘書長。

1930年,因對蔣介石背叛革命的行為不滿,老爺爺參加了鄧演達領導的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農工民主黨前身) ,協助鄧演達先生開展革命工作,雖然他不是鄧演達的秘書,但對鄧演達的稿件、講話,卻很留心,隨時收集,鄧演達被蔣介石殺害以后,他更是小心保護鄧演達遺留下來文房四寶、西裝等遺物直到革命勝利。同年,被行動委員會派往國民黨十八軍(陳誠部)做策反(反對蔣介石)工作,抗戰的時候,陳誠擔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部長,周恩來、黃琪翔擔任副部長,郭沫若擔任第三廳的廳長(管宣傳),老爺爺莊明遠擔任總務廳廳長,與周恩來、郭沫若等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1940?1943年,為了響應農工黨自力更生的號召,老爺爺在重慶江津創辦了中華紡織廠,擔任總經理,為革命籌措了大量資金。1944年8月,他再次被派往陳誠部,先后任第一戰區長官部中將參謀、軍政部儲備司司長。 

老爺爺待人非常熱情,抗戰勝利后在得知葉挺將軍獲釋消息后,莊明遠第一時間把葉挺將軍接到半山新村自己的家中居住,他們經常在一起探討革命真理,結下了兄弟般的友情。1946年4月8日葉挺將軍接到返回延安通知,臨別前葉挺將軍贈送了老爺爺一張照片并題字留念作為友情的見證。然而葉挺將軍的飛機不幸失事,在得到這個消息后,老爺爺悲痛異常,因為他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個革命戰友更是一個好兄弟。在以后的革命歲月里不管環境多么艱難,老爺爺一直悉心的保留著那張照片,直到解放后把它獻給了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

1946年5月開始,老爺爺先后在重慶、上海以及西南各地參加以反內戰、反蔣介石為內容的民主運動,與打入敵人內部的同志劉宗寬保持聯系,為解放大西南情報傳遞工作建立了橋梁和紐帶,迎來了1949年大西南順利解放。

相比老爺爺,我的外公、外婆的故事更加平凡,但是我相信正是這平凡孕育了偉大,他們的故事更能反映出老一輩普通農工黨員,為黨和國家的事業甘于奉獻、勇于犧牲的革命精神。

我的外公莊慧祺,1920年出生在山東莒南縣。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外公參加了抗日軍隊。在一次戰役中,他們所在的連隊被數倍的日軍包圍,隊伍被打散,外公左腳中彈,只身一人逃到黃河邊,面對前方滾滾的黃河水后面圍捕的日軍,外公想到了以身殉國。就在這危機關頭,一個河邊放牛的鄉親救了他,把他藏在河水中的牛肚子下面躲過了日軍搜捕。雖然躲過一劫,但是他受傷的腳確因為沒有及時醫治傷口感染落下病根,以后每逢刮風下雨總會疼痛難忍,但是外公從來不會為此吭一聲。

因為傷病外公離開了軍隊,在家休息了兩年后,考入了西北大學,在學校里面他接受進步思想,秘密加入農工民主黨,并積極展開抗日救亡的學生運動。在這期間他認識我的外婆,一個同樣來自山東的姑娘。外婆雖然來自農村家境貧寒,還裹著小腳,但是她為了掙脫封建禮教束縛,尋求民主而努力發奮讀書,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學,并積極投身學生運動。外公被外婆的質樸和堅韌所吸引,共同的革命理想使兩顆年輕的心走到了一起。在以后的歲月里,他們相濡以沫,共同追求革命真理。每當有進步學生會議,為了防止敵特破壞,外婆總會在外面放哨,外公則在里面參加會議。但是在那白色恐怖彌漫的年代,是需要時刻提著腦袋干革命的。記得有一天晚上,進步學生像以往一樣舉行會議,外公由于生病在家沒有參加會議,外婆也請假在家照顧外公。第二天,他們來到學校就聽說當晚會場被特務破壞了,學生全部被抓下落不明,但是也沒有人看見他們被帶出學校,焦急的人們找遍了學校的每個角落,終于在校園東側一個廢棄的廁所坑洞里發現他們雙手反綁被麻袋裝著的尸體,敵人就用這樣殘忍的手段結束了他們年輕的生命。

1949年重慶解放前期,國民黨軍隊猖狂撤退,殺害了大批愛國人士,一手策劃了震驚中外的”11.27大屠殺”,11月30日,受黨組織派遣,外公參加了由重慶廣大民主黨派及愛國志士組織的治喪委員會,前往歌樂山搜救脫險革命志士。

那天,天下著綿綿細雨,好像特地為遇難的烈士默哀,歌樂山中,林深樹密,更增加了陰森可怖的氣氛。汽車開到了一個山坡前停住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渣滓洞,大家一下車,就被這觸目驚心的場景驚呆了,放眼望去所能看到的盡是冒著青煙的廢墟和蒙難烈士尸體。因為害怕有殘余的敵人,他們沿著圍墻慢慢摸索著前行,在一處斷了的圍墻附近他們發現了幾個滿臉血污,奄奄一息的人,仔細盤問后才知道他們是當天從圍墻缺口脫險的革命志士,大多數革命者已經在11.27當天犧牲了。外公他們強忍著悲痛走進了監獄,繼續分頭在每間倒塌的牢房中搜索,希望能發現更多的幸存者。外公在搜索到集中營樓下第二號牢房時發現:在燒毀的墻壁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首詩(題名是六面碰壁居士),他掏出筆小心的記錄下來,詩是這樣寫的:“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走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我渴望著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軀體怎能從狗的洞子里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將我連這活棺材一齊燒掉,我應該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

搜救結束后外公把這一發現反饋給了相關部門,烈士的詩得以完好的保留下來,事后外公才知道 這間牢房曾今關押過葉挺將軍,而這首詩正是后來被廣為傳誦的《囚歌》。睹物思人,以后每當外公回憶起這段往事,都不禁熱淚縱橫,因為他仿佛又看到了住在半山新村的葉挺將軍和他父親莊明遠在情切的攀談,他仿佛又看到那血雨腥風的革命年代、無數先烈為了新中國的事業拋頭顱、灑熱血…..

我的外公、外婆只是無數老一輩農工黨人的一個縮影,雖然如今他們已經相繼離開人世,但是他們的精神卻一直激勵著我。為了秉承他們的遺志,更好的把這段光榮傳統繼承和發揚下去,我也成了一名光榮的農工黨員。

時代在變,但是我們一顆愛黨的心永遠不會改變,三代農工人,一顆愛黨心,我相信我一定會像老一輩農工黨員一樣,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對黨的忠誠,建設好我們的國家。

今天我們以農工為榮,明天農工以我們為榮!

作者簡介:曾莊宇,四川省遂寧市人,1980年生,2003年畢業于重慶大學機械設計及自動化專業(工學學士),重慶長安汽車國際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主管,2012年9月加入中國農工民主黨 。

[現有8595人訪問]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