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滴之善 守“滬”平安一名援滬農工黨員的抗疫手記
2022-05-07

今天,我收到一封來自農工黨重慶市委會的慰問信,讀罷,想起援滬出征時的誓言,想起這半個月來的點點滴滴,眼眶竟有些濕潤。
  
  我是一名農工黨員,來自重慶市銅梁區人民醫院的護士長。4月2日,接到重慶市衛健委支援上海的緊急通知,內心充滿顧慮,糾結是否報名,畢竟家屬也是醫生,疫情期間工作更加繁重,父母高齡,兒子正面臨中考,但想想抗疫路上那么多的姐妹,誰又不是為人女兒、為人母親。
  
  4月14日出發前那一刻,家人的舉動讓我打消了顧慮。15歲的兒子主動由住校轉為走讀,為了晚上回家給腿腳不便的外公外婆做早晚兩餐,我看到行囊貼了一張卡片:“媽媽,我要以你為榜樣”!年逾古稀的父母站在陽臺上目送,叮囑在上海要當心自己的身體,當我回過頭時,看見他們倆剛剛轉身,笑著揮手目送的手勢瞬間切換成了抹眼淚的動作。
  
  帶著家人的牽掛與鼓勵,當晚12點,我同重慶30家醫療隊的1567名隊員一起登上了包機。抵滬進行了院感理論學習、穿脫防護服實操等緊張訓練后,于4月17日凌晨1點帶領隊員組成排頭兵先期進入方艙,開始了第一仗。
  
  凌晨5點的上海松江區3號方艙醫院外,狂風中掀起的塵土,就像奧密克戎病毒在喧囂:“人類是戰勝不了我們的”。然而我們堅信人定勝天!重慶援滬的兩個小組當天開艙4個單元,收治患者840名。我們連續工作24小時:搬運組裝物資、準備床單元、調試設備,在紛繁瑣碎的流程中井然有序,毫無疏漏。所有隊員全天無法進一粒米,喝一口水,但沒有一個人說一句苦、道一聲累。采集咽拭子、吸痰、氣管插管等護理環節,都是可能導致感染的高危操作,但是人人義無反顧。“我們重慶和上海有著一衣帶水的深厚感情,所以上海疫情我們應該風雨同擔。所有隊員要堅決服從黨的組織和領導,一切行動聽從指揮。”出征時重慶梅哲指揮長的鼓舞猶在耳畔,面對頑固的新冠疫情,當沖鋒號吹響,醫護工作者沒有誰是退縮的。自一封封請戰書和一行行紅手印呈現,防護服中包裹的一個個堅定向前的背影是誰,或許不能一一知曉,但是一定知道我們所去是為了誰。
  
  在方艙里,我們做護理的每個班負責管理的床位約50名患者。除了治療型護理以外,還制定了個性化的健康宣教內容,分成了肺部康復護理、心理護理和營養專業指導小組,設置了入艙指導、康復運動、中醫養生、心靈氧吧和出院指導等板塊。針對病人在方艙內缺乏運動,我每天都要錄制不同訓練方式的心肺功能呼吸操,讓病人跟著視頻鍛煉,疏通經絡,緩解長期躺床引起的關節酸痛和腹脹。針對病人的心情普遍都比較焦慮,進行心理疏導,根據各自關注的點,跟她們聊天。一個上海本地的老阿姨擔心后遺癥,消極地認為治愈不如病亡,不肯接受治療。我們在聊天中得知她兒媳正懷有身孕,于是有意無意中談論的話題都是孩子,談胎動的趣聞,談新生嬰兒的可愛,意在觸動她內心的牽掛,喚起求生的欲望。一周后,這位阿姨病情減輕,由衷地說了一句:“你們真是天使”。
  
  “哪里有什么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習近平總書記在2020年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深情地講到。在我們當中,多數是“80”“90”甚至“00”后,一句年輕隊員話讓我難忘:“2003年非典的時候,我們尚未成年,接受著全社會的呵護;現在我們長大了,輪到我們去保護全社會了”。我身邊全是年輕的女性醫護工作者,她們剪掉長發,帶上護目鏡,以纖纖十指直擊病魔的命脈,用并不魁偉的肩膊扛起如山的責任。
  
  我很幸運能成為其中之一,來滬半個多月,盡管牽掛家庭,盡管條件艱苦,但看著一個個患者病情減輕、治愈,明白了援護之行的重要意義,我希望能成為被孩子奉為榜樣的母親、被父母指為驕傲的女兒,成為體現醫衛主界別擔當的農工黨員(《農工黨黨章》中明確醫藥衛生界別是農工黨的主要發展對象之一),以及這一身白褂賦予的使命,希望如我的名字一樣,積涓滴之善,守“滬”之平安。
  
  撰稿:趙善平

[現有122人訪問]  [打印]  [關閉]